Menu

隔离不隔爱 你并不孤单 我们和你一起加油!


【编者按】

2020年春节假期,有一群 “逆行者”,放弃假期,放下家庭,逆行前往疫情重灾区,守卫人民健康。由来自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云南省肿瘤医院、云南省老年病医院、云南省中医医院的137名医护人员共同组建的云南首批援鄂医疗队,于1月27日上午前往湖北开展医疗救援工作。

都市时报推出《战地家书捎云南》,和大家一起关注云南援鄂医疗队的工作日常,记录那些在临床一线为人民健康而战的医护人员故事。

2020.02.07

云南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 顾艳琼

天儿有点冷,和往常一样穿好防护衣,进入污染区工作。虽然大家都说没事尽量少接触病人,集中治疗,集中处理,减少感染风险,有事病人会主动打电话告知,但是我习惯了多巡视、多跟病人聊聊天、多关心一下病人,哪怕仅仅是一个鼓励的眼神。心里知道她们都是确诊患者,稍不注意病毒就会转移到我们身上,但是做好防护工作的前提下我不想把他们当作怪兽、当做“大病毒”,更不愿意拒他们于千里之外,做啥都不畏手畏脚的,不嫌弃,不歧视他们,因为,隔离不隔爱!

迫于避免交叉感染,患者都集中救治,她们的生活自由被限制,每天像坐牢一样,心理难免承受了太多的冤屈。今天我依然跟往常一样轻轻的走进每间病房与他们交流,询问每一位患者是否需要帮助,尽早发现问题,尽早处理,不被动等待病人打电话通知或者按呼叫器才去。

科里18床的阿姨住了10多天了,每次点滴还没输完她总是大喊大叫或者很着急提前按响呼叫器,进行雾化治疗操作时,她就是不愿意好好配合,反复讲解都表示不懂,别人都说她很暴躁,这些天我上班,每天都不厌其烦的给她处理各种问题,今天我微笑跟她说,其实我跟您一样,也离家十多天了,很想家,我也知道您每天待在这个房间出不去真的很难受。她笑着问我哪里人,我告诉她我们是云南来支援的,来和咸宁人民一起渡过难关的,她笑眯眯地听着,我继续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但您并不孤单,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加油,我们肯定很快就能回家的!听完她用本地普通话蹩脚的跟我说:你们辛苦了,谢谢你!我们一起加油!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发现这位阿姨也并非蛮横不讲理之人!她心里承受的压力我们无法感受,她们都是这场疫情的受害者,不仅仅承受着疾病带来的身体上的折磨,还时刻担心对社会对家庭带来的不良影响。如果,我们都能试着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

今天我所在的病区又有3个病人治愈出院了,内心的喜悦无法言表,援鄂的第12天,离成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2月7日于咸宁

2020.02.06

云南省疾控中心 支援湖北实验室检测工作队 党委办公室

天还未亮,就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刚有些放晴的天气又转阴了。

今天在实验室待了一整天,晚7点,刚准备离开,最后一批标本又到达了:三百多份。已经很累了,看着眼前的标本,300多的数字在脑子里打圈圈,想着焦急等待结果的发热病人,早一点出结果他们就能早一点确诊收治。继续干吧!就这样决定了。一层层穿戴好防护服、乳胶手套、护目镜,再次走进了实验室。

由于实验室仪器设备数量有限,从标本处理、核酸提取到PCR扩增,再到读取检测结果,300多的样本量需要进行两轮工作才能完成检测。在密闭的实验室里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待得久了,头闷闷的疼、眼睛酸胀、全身黏糊糊的。凌晨零点11分,工作结束,心里就如窗外的黑夜那样平静而安定:没有遗留、没有积压、任务圆满完成,真好!

起雾的眼镜

深深的压痕

汇总反馈完结果,可以回酒店休息了,见到一直等着我们的师傅,满含感激地对他说:“谢谢师傅这么晚来接我们回酒店”。他说:”谢我啥?是我要谢谢你们,你们来我们黄冈帮助我们,真是感谢啊!我能做啥?24小时为你们服务!。”“今天变天了,你们有没有羽绒服啊?我们湖北的天气和云南不太一样,你们要注意保暖哦!”听着师傅的嘱咐,心里面的暖意溢得满满的,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用他们自己的方式默默地爱着你!晚安!

2月6日于黄冈

云南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 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 李明慧

叮……战斗的闹铃唤醒了熟睡的我,拉开窗,寒风刺骨,阴沉沉的天空映入眼帘,浑身一哆嗦,好冷,湖北变天了!

道路两旁的鲜花含苞欲放,柳树也发出了嫩芽,万物复苏的季节,意味着新的轮回已开启。

路上的车辆比之前多了,仔细一看,都是奋斗在战役路上的各路“侠客”,路上的关卡依旧很严,对每辆车认真盘查,每次通过关卡时,总能看到另一波护我们平安的交警蜀黍肃然起敬,从心底感受到了他们对我们医疗队的敬意!

家乡的第二批战友已出征武汉,直奔疫情最核心区,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投入到了战斗中了,连线了远方战友,大家都斗志昂扬。今天收到单位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第十二批队员已蓄势待发的消息,心中默念:一起加油!

援鄂第11天,每天收到的确诊数、疑似人数、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都在减少,治愈出院人数慢慢增加,心里说不出的激动!马院长和公卫的各位老师对我们的工作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对云南医疗队表示感谢,她说“感谢云南这支高素质的援助队伍,感谢她们的辛勤付出,咸宁人民不会忘记的”。如此高的赞誉,我们都觉得受之有愧。我们是中国人,祖国生病了,每个子民都该义不容辞!

昨天集体给战友们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战地生日,问小伙伴都许下什么愿望?他们说:希望我们的祖国母亲早日康复!

我们会继续加油,期待春暖花开时,大家都能摘下口罩,尽情呼吸新鲜空气,面对面开怀大笑!

晚安,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云南省援鄂护理医疗队队员 云南省肿瘤医院 刘家东 崔鹏宇

2月5日晚,由云南省卫生健康委 云南省援鄂医疗队领队陈静同志组织云南省援鄂医疗队中的党员及预备党员召开临时党支部成立大会。我院第二批援鄂医疗队的党员崔鹏宇、余爱平,预备党员刘家东参加了会议。

大会选举出了临时党支部书记、副书记以及支部委员。云南省卫生健康委陈静同志担任援鄂临时党支部书记,我院崔鹏宇被选为临时党支部副书记。陈静同志安排了相关工作任务,交代了大家注意事项,崔鹏宇同志补充发言。最后,陈静同志带领大家重温了入党誓词,宣读时,全部人员目光坚定,声音嘹亮,体现了我们共产党员对打赢这场战役的坚定决心和勇于担当责任、愿冲在最前线的大无畏精神。

2月6日早上,我院第二批援鄂医疗队的10名护理人员跟随云南省援鄂医疗队参加了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控处处长李六亿教授及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感控中心吴安华教授授课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控培训,两位教授悉心教授,反复讲述,所有队员细心聆听,认真做笔记,为踏上战场做准备。病毒虽然可怕,但是我们逆行而上,定能取得胜利。最后,李六亿教授一句:“平安凯旋”,打动了所有人!

没有岁月静好,只因为总有人为大家负重前行。身为共产党员,我们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

云南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医大附二院 何开蓉

今天是来咸宁的第几天、星期几、大年初几,我都记不起来了……只知道我的小伙伴都已经到了工作岗位。虽然大家就住在对面或旁边,但却不能见面。每天相见的时间就是乘车上班的时候。我们进了医院就是“高危”人群每天,最庆幸的事莫过于体温在正常范围,因为每位老师的、战友的体温都正常了、平安了,才能去帮助更多的人。

最近,老师们给我们特意准备了中药并叮嘱每人每天必须喝2-3次。昨天我的小伙伴李竹玲老师和省三院的老师为了转运确诊病人,直到15:30左右才吃上午饭,就为了节省一套防护服。看到她俩吃的时候饭都已经凉了,我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当时,我打算抱一下她俩,结果她俩都不让,说她俩都接触了病毒,离我远远的,心情当时很复杂。

我们的队友们都很了不起,都不让我和她们去转运。两位老师说我小,她们要保护我;我说我年轻让我去。经过一番争论后,我和另一个老师留守病房协助本科室老师完成工作。一步一步“监督”她俩穿好衣服后,就只能目送着她俩走进半污染区,心里很感动同时也五味杂陈。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在疫情面前,我们没有退缩。因为有一支团结协作的队伍,有王刚主任、钱老师、李霞老师、李辉老师、李思宏老师和其他小伙伴的支持和鼓励。这几位年长的老师宛如父母一样,每次见到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一定要做好防护工作,才能保护更多的人。

王主任每晚都会在群里发些搞笑的视频来缓解我们心中的压力,要知道,王主任平时在科里很严肃,我都不敢和他对话。现在他宛如父母一样,和蔼可亲,就是我们的一家之主。

钱老师也很细心,每天生活上、工作上有什么都会找她。她都会及时解决。钱老师一直很温柔,因工作任务繁重,超负荷运转,现在每天看她的状态都像上了夜班一样,疲惫而憔悴,可她仍然在坚持,为我们操碎了心。

咸宁的各位老师都很好。每天还会送水果给我们吃,每天都会为我们提供各种生活帮助。希望我们大家都好好的。

加油,我们一定会战胜病魔的!

云南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医大附二院 李竹玲

结束了今天一天的工作,坐在大巴上上听着同事们谈天说地,追着晚霞回到住的地方,心里有一点点感慨。

开始来的前几天,不太适应这里和工作模式,做什么都感觉不顺手,有的时候甚至觉得妨碍了科室老师工作的感觉,有点沮丧,我怀疑也许是我的能力太差,没有融入老师们的工作。

有一天我跟着ICU的护士长余老师一起去转送4个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同时要接8个确诊的患者回感染科,来回的途中跟患者聊天,一个老爷爷说,虽然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家人了,但是他没有因为这些事不满或者抱怨,他说我们的国家这么强大,还有医疗队,不会放弃他们的,目前他们要做的就是配合治疗,不给国家和医护添乱,早日解除隔离的时候,我是羞愧的,我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慢慢的我开始融入老师们的工作中,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传递东西,分给患者食物,配置雾化,输液甚至安装喷雾器,再微不足道的事我也会认真的做,很多人觉得我们90后是娇气的,但是离开温暖的家,离开我们的父母,我们是坚韧的。不是年少的心太勇敢,而是太柔软,害怕我的白衣温暖不了患者脆弱的心灵,害怕辜负那些期盼的眼神,所以,加油吧!

来源:都市时报一点关注

文字:全媒体记者 伏秀丽 张萌 王柔

编辑:杨莉

审核:周健军

终审:许建龙

嘟嘟精选